廣告

改變整個世界命運的暴君:一戰發起者威廉二世

德皇威廉二世Kaiser Wilhelm II von Deutschland (1859年1月27日—1941年6月4日) ,德意志帝國皇帝(1888-1918),他繼承了一個歐洲最強大的帝國,有著旺盛的精力和聰明的頭腦,當其盛時,一言一行都足以震動寰球,在聲勢顯赫日麗中天的統治三十年後,卻被總參

復活島神秘石像被破解?!想不到更驚人的事實在後面…
與羅馬無關的羅馬式敬禮:是誰發明了納粹的經典手勢?
一個普通日本兵的生命史,能夠告訴我們什麼?

德皇威廉二世Kaiser Wilhelm II von Deutschland (1859年1月27日—1941年6月4日) ,德意志帝國皇帝(1888-1918),他繼承了一個歐洲最強大的帝國,有著旺盛的精力和聰明的頭腦,當其盛時,一言一行都足以震動寰球,在聲勢顯赫日麗中天的統治三十年後,卻被總參謀部架空,被人民拋棄,最後淒淒慘慘的躲到外國苟延殘喘的渡過餘生。

  早年生活

他在1859年出生於柏林,是腓特烈三世和維多利亞皇后的長子。維多利亞皇后是亞歷山德拉皇后(沙皇尼古拉二世的妻子)的姨媽,英國愛德華七世的姐姐。由於出生時發生臀位生產,令他患上了Erb’s Palsy (暫譯作:爾勃氏麻痺),以至左臂萎縮。在上面的相片中,他就用健全的右手掩著了左手。在很多相片中,威廉經常用左手拿著一對手套,讓左手看起來長一點。他也喜歡用左手倚在劍或枴杖,做到比較體面的效果。

1888年3月9日威廉一世逝世後,他父親被加冕為腓特烈三世皇帝但不久死於咽喉癌,同年六月威廉二世繼位成為皇帝。


最近,有關宮廷對他出生之記錄指出,威廉的腦部可能患過病,以致引致腦部損害。他如此的健康問題,可能令他培養了具有野心、衝動魯莽的性格,以及在對待問題或別人時顯出傲慢的態度。這樣的德性有否影響他在個人及政治上的生活,歷史學家還未有定論。如果此論調屬實,那威廉的性格肯定造成他的施政弊病,例如革退俾斯麥的事件。他的母親對兒子態度冷淡。基於對兒子的缺陷有罪咎感,母親嘗試迫兒子加緊運動,嘗試治理好那種缺陷。故此,威廉與其母親的關係不太好。另外,由於維多利亞皇后出生為英國貴族,她常常向兒子灌輸英國地位至上的概念。她堅持只稱呼兒子的英語名字:威廉在德語作「Wilhelm」,但她稱之為」William「;她的次子之名字是「Heinrich」,就被稱為「Henry」。未來皇帝威廉從小開始就對英國與英國人有複雜的感覺,可能影響了他後來對英國的態度。

  戰前統治

  社經政策

雖然威廉在未當皇帝前,曾很仰慕俾斯麥,但他登位後,就馬上與這位鐵血宰相發生衝突。其實,這位少年皇帝是不甘受制於人,想掌握統治帝國的最高權力。於是,他在1890年迫使俾斯麥去職。後來,他先後任命卡普裡維伯爵、霍亨洛厄和伯恩哈特霍爾維格的意見,並肯定他對內政事務的遠大目光,例如他的普魯士選舉法改革。在戰爭進行三年後,威廉才在1917年勉強地與他分道揚鑣。

值得注意的是,這些首相都是高級公務員,而不是如俾斯麥一般的政壇老手。 其實,威廉想避免第二個俾斯麥出現,因為他認為俾斯麥過於專橫—所有官員只能在他陪同下,才可會見皇帝。另一方面,在被逼退休後,俾斯麥一直猛烈批評威廉的政策。

在社會政策上,帝相二人的意見同樣充滿分歧。最少,在統治初期,威廉對社會主義組織的容忍,贏得公眾的正面評價。

帝國主義的道路

威廉二世實行帝國主義,以顯示德國蒸蒸日上的國力。他積極推行著名的世界政策(德語:Weltpolitik),具有強烈軍國主義的色彩。 他欲借殖民地擴張,為德國尋找「一個太陽下的位置」(a place in the sun),一改以往俾斯麥以德國為核心的歐洲中心主義。

在帝國議會的講演中, 威廉二世以無比的熱情說: 「 俾斯麥推行的歐洲大陸政策十分狹隘, 而今我奉行的是世界政策, 柏林應當是『 世界都市柏林』, 德國貿易應當是『 德國世界貿易』, 德國與世界的含義是一致的, 因為世界各地都應體現德國政策」帝國議會中爆發出雷鳴般的掌聲。不光是瓦德西、梯爾皮茨、霍爾斯泰因等人狂熱捧場, 以斯土姆為代表的一大批資產階級工業巨頭們更是欣喜若狂, 他們垂涎欲滴地注視著海外市場。

在慶祝德意志帝國成立25 週年的集會上, 柏林的德意志帝國電台播發了威廉二世慷慨激昂的賀詞: 「 德意志帝國要成為世界帝國。在地球遙遠的地方, 到處都應當居住著我們的同胞。德國的商品, 德國的知識, 德國人的勤奮要漂洋過海」全世界, 尤其是歐洲的英國、法國、俄國, 驚悸地聽著這稱霸世界的宣言, 感覺到一個龐大的火藥桶就在身旁, 隨時可能爆炸而禍及自身。

1914 年, 歐洲國家關係出現了原三個同盟國和興起的三個協約國的對抗格局。美國和日本雖然是世界第一、第八號強國, 但無法橫越大西洋和逾越歐亞大陸插手歐洲事務。作為歐洲第一強國德意志, 直接面臨的是世界頭號殖民大國英國的阻撓。要想擴張, 德國的對手就在歐洲。

「世界政策」 的核心是稱霸世界, 德國開始和英國首先爭雄。英國竭力想利用武力吞併南非, 從布爾人手裡奪得奧蘭治和德蘭士瓦兩個共和國, 因為這裡的鑽石和黃金對英國有極大的誘惑力。而德國也早就垂涎這個地區, 威廉二世一面鼓動德國向這一地區輸入商品, 向德蘭士瓦進行經濟滲透, 一面用金錢和軍火支持布爾人對抗英國。

在英國自詡為世界第一大海軍強國的問題上, 德國也決不等閒視之。德國阿爾弗雷德面對這種威逼, 英國迅速尋找盟友抗德。1902 年,英國與日本結盟, 接著又向法國靠攏。法國是德國的「世仇」, 法國一心想收復普、法戰爭中失去的阿爾薩斯和洛林地區, 同時在摩洛哥同德國彼此爭奪。1903 年英王愛德華七世訪問法國, 1904 年4 月8 日兩國訂立《英法協定》, 宣告兩國為抗德聯合起來了。德國勾結奧匈帝國, 不但在巴爾幹地區和黑海海峽一帶修鐵路, 而且挑起戰爭, 掠奪該地區國家, 這一切嚴重損害俄國利益。一旦黑海海峽落入德國、奧匈帝國之手, 俄國南下的大門就將被全部封鎖, 同時, 俄國在財政上一直依賴英國和法國。

1907 年8 月31 日, 英、俄兩國締結《英俄協定》, 調整彼此利益後聯手反德, 法、俄兩國早在1892 年就簽有《軍事協定草案》, 內容規定無論何方遭到德國攻擊, 另一方即全國動員進攻德國無形中, 以英、法、俄為代表的三國協約形成軍事集團, 共同抗衡原有的德、奧匈、義大利三國同盟軍事集團。

威廉二世向外擴張的手一直伸到東亞的中國: 1897年他派兵佔領青島, 強行「 租借」 膠州灣, 為期99 年,1900 年6 月20 日, 德國安排一個「 駐華公使在北京被殺」 的陰謀, 為德國直接派軍隊入侵中國製造借口。為了使自己設計的「 世界政策」 得到國內支持, 威廉二世十分重視毒化德國人民的工作。為此, 威廉二世在國內大造戰爭擴張輿論, 他帶頭號召成立「 泛德意志同盟」。「 泛德意志同盟」 廣泛地吸收知名作家、學者、工業資本家和全國地方有影響的議員參加。為了使「 泛德意志同盟」 富有活力, 威廉二世親自到該會發表演說,指使大壟斷資本家斯丁納斯和克虜伯之流直接參加該組織, 並為該組織提供了大量經費。正是由於威廉二世為代表的統治集團的大力支持, 德國形形色色的民間組織, 以濃郁的政治色彩紛紛成立: 殖民協會、海軍協會、陸軍協會、德意志青年協會以及由農場主成立的農場主聯盟, 由工業資本家成立的工業家聯盟、漢撒同盟, 中產階層聯合會等等, 這些民間政治組織為追隨威廉二世的「 世界政策」 服務。威廉二世公開宣揚: 「 世界只有依靠德意志才能得救」,「 我們是地球上的鹽」, 以「 泛德意志同盟」 為首的組織立即在全國各地大造戰爭輿論:「 如果德國不去統治世界, 那將從地球上消失, 兩者必居其一」,「 我們必須擴張, 對於我們來說獲取新的領土是迫切需要, 因為我們國家的經濟利益要求我們作出這種選擇! 」

  1904 年, 柏林的一家報刊登載了一篇題為《泛德意志德國》的文章, 該文章以最露骨和最無羞恥的論調說:

「 我們必須建立一個日耳曼民族的德意志帝國, 一個置於德國霸權之下的日耳曼民族的世界帝國! 」一些德國顯貴要人也利用各種場合宣揚「 世界是屬於德國的合理性」,「 日耳曼民族領導世界的總體進步是德國政府的責任」。就連德國參謀總長小毛奇將軍,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夕還振振有詞地說: 「 戰爭會開發和顯露人類最優秀的光輝」

  外交風格與步向戰爭

威廉二世生性衝動魯莽,故此未能在德國的對外政策上採取理性的方案。其中一個好例子,是他對統治英國的表弟及英國一種愛恨交纏的關係。對他而言,與英國發生武裝衝突是「最難以想像的事」;然而,隨著他大量擴建海軍的計畫開始後,德國的崛起令英國甚為憂心。在1914年,戰爭爆發時,他認為自己是因為其舅父所設的外交陷阱而被捲入戰爭。其實,威廉未曾領悟到,自己的魯莽行為已令自己帝王的形象受損。1896年,德蘭士瓦的總統克魯格成功鎮壓詹森遠征,德皇竟然用電報向他祝賀。當時布爾人與英國關係緊張,所以英國對這克魯格電報感到憤怒。而在八國聯軍事件中,他發表演說,勉勵參與戰役的德軍,要他們倣傚匈奴人般攻打中國。這令德軍在後來的戰爭中被冠以「匈奴人」的綽號。

不幸地,他想出於好意為自己的外交政策辯護,但屢次犯上嚴重的錯誤,令對外關係更惡劣。最著名的例子,是他在1908年接受英國報章Daily Telegraph的訪問。他借此宣揚德英的友好關係。可是,他一時意氣用事,竟然冒犯英國、法國、俄國和日本。他指出,德國人不喜歡英國人(而他不是)、法俄兩國曾煽動德國干預第二次布爾戰爭,以及德國的海軍擴張是針對日本,而非英國。(他其中一句著名的話是:「你們這些英國人都是瘋的,瘋的。」) 因為他這番激烈的言論,連他的部下也噤若寒蟬。而他自己就在此事以後幾個月,都保持低調。伯恩哈德比洛首相由於沒有適當編輯當天訪問的紀錄,被威廉革退。 雖然如此,德英兩國的皇室仍然保持良好關係。在愛德華七世葬禮的出席名單上,威廉排名第一。 不過,報章的事件已令威廉受到嚴重的心理打擊。其實,在最後十年的統治期間,他減少參與政府事務,是當時一般評論所未預料到的。

在戰爭前,威廉再次不跟隨俾斯麥孤立法國的政策。縱然他欠缺誠意,他嘗試與法國修好—但基於法國堅定不移的復仇主義(普法戰爭之失敗)和對德國的憤恨,這些嘗試的效果很有限。

威廉嘗試緩和法國的復仇情緒,但與對英政策雷同,他還是不光彩地失敗了,始終是因為他不懂隨機應變。1906年,第一次摩洛哥危機發生—他訪問丹吉爾時,不經意地提出支持摩洛哥獨立的言論,因此觸怒了想在該地擴展勢力範圍的法國。全憑他的外交官員表現出色,成功在阿爾赫西拉斯會議上避免德國與法國及兩者同盟正面交鋒。

  革退俾斯麥以後,德皇任由在登位前簽訂的再保險條約在1890年失效。這令德國失去俄國的支持,從此不能保證她在德法兩國有衝突時會保持中立。威廉的性格和主張,使德國對英法俄三國的政策搖擺不定。一方面,他忠於支持與奧匈帝國的聯盟—他甚至在1889年向奧皇表示,只要奧國以任何理由出兵,德軍也會鼎力支持;而另一方面,德國又願意與英國合作,甚至想過與法俄兩國組成強大的歐陸聯盟—威廉認為在1905年與沙皇尼古拉二世會面後,已經得到俄國的支持。他是成功的使尼古拉二世簽訂了同盟條約,但驚恐萬狀的俄國外交部和陸軍部馬上迫使尼古拉二世自食其言,否定了這個條約。

  薩拉熱窩事件

1914年6月28日,德皇的朋友奧匈帝國皇儲弗朗茨斐迪南大公在薩拉熱窩被人刺殺身亡。得知好友的死訊後,威廉感到大為震驚。於是,他向奧匈帝國提供協助,支持後者鎮壓策劃刺殺行動的秘密組織,甚至容許奧國以武力對付懷疑是該組織的幕後黑手—塞爾維亞。威廉想在事件平息前留在柏林,但他的部下建議他按每年習慣在7月6日到北海出航。這樣的建議,可能是出於德國政府中有人認為皇帝會干預事件,希望借此分散皇帝的注意,利用事件提升國家威望,甚至不惜一戰。威廉雖然性格高傲,但對此甚為敏感。

德皇以奇異的方式對事件以電報作回應。奧國向塞爾維亞發出「最後通牒」後,塞爾維亞於7月26日表示接受所有條款,除了第六條: 「在奧國政府之有關部門的協助與指示下,塞爾維亞必須採取法律行動,懲罰策劃或執行6月28日之刺殺事件,而現在於塞爾維亞領土的人士。」

塞爾維亞認為以上第六條條款違反了她的憲法規定,而且會損害她的主權獨立,所以拒絕接受此條款。威廉於7月28日趕回柏林。閱讀過塞國的回應後,他的回應是: 「非常好的方案。而且在48小時之內!這比理想更好。奧地利贏得了道義上的勝利,但既然贏了,就再沒有任何開戰理由了。[奧地利外交大使] Giesl 其實應該安心留在貝爾格萊德。在這份文件上,我實在不應該下達總動員的命令。」 [Emil Ludwig, “Wilhelm Hohenzollern: The last of the Kaisers,” G.P. Putnam’s Sons, New York, 1927 (trans. by Ethel Colburn Mayne), p. 444]

威廉在開戰前的最後一刻,其實想勸諭奧地利和平解決事件。然而,在奧國政府還未得知德皇的意見時,政府內的部長與將軍已經說服了八十四歲高齡的奧國皇帝弗朗茨約瑟夫一世於7月28日向塞爾維亞宣戰。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

  戰爭

雖然威廉二世滿懷擴張野心,但他有否發動戰爭,則難以有定論。他的確希望德國變得強大,但他從未想過以如此大規模的衝突來實現這目標。由薩拉熱窩刺殺事件到德國向俄國宣戰期間,德皇明白大戰即將爆發,於是竭力爭取和平。威廉與沙皇尼古拉二世在1914年7月29日溝通,嘗試避免戰爭。他樂觀地解讀奧匈帝國對塞爾維亞的最後通牒,認為奧軍只會將戰爭限於該地。然而,威廉的努力為時已晚。在部下的勸諭之下,德皇下令總動員並開始進行施裡芬計畫。

當時,英國普遍認為第一次世界大戰是「德皇的戰爭」 (也正如斷言二戰是希特勒的戰爭) 。此看法現在被視為不公平,這是基於它斷言威廉二世要為此負上個人責任。但其實,威廉大力鼓吹軍國主義,支持德國軍擴張,又支持軍事工業的發展(尤其是克虜伯公司),已經令他的國家陷入軍事競賽。當這競賽變得難以駕馭的時候,戰爭就在所難免。

在簽署總動員之命令時,威廉被認為曾經對部下說過「你們會後悔的」。但那邊廂,他又鼓勵奧地利對塞爾維亞採取強硬政策。在戰爭期間,威廉更自任德軍大元帥。 作為戰時國務的最終決策者,威廉要承受的負擔實在太沉重。當戰事持續,他越來越依賴部下的意見,以至1916年後的帝國變成一個軍事獨裁政權,由興登堡與魯登道夫操控。戰爭期間,受到挫敗感與勝利的幻想影響,威廉的策略搖擺不定。雖然如此,這位德國皇帝仍然是國家的重要象徵。他依然能監督軍事生產、頒發獎章與發表演說鼓勵士兵。

另外,德皇依然有自由任命官員的權利,能掌握重要的軍事指令。1915年,他撤換總參謀長小毛奇,改用埃裡希法金漢。同樣地,在1916年的日德蘭海戰後,威廉下令海軍減少與英軍正面衝突。

1918年,德軍的最後攻勢宣告失敗,四面楚歌。明顯地,結束戰爭將會是明智之舉。而那時,威廉早已失去所有權力。由於他不滿被部下架空權力,他嘗試在戰爭末期的危機中爭取主導權。得知德軍大勢已去後,他支持德軍向盟軍投降,以免德國為繼續打仗而遭受滅頂之災。

廣告

COMMENTS